触动传媒走向倒闭这一年:创始人曾卖房自救

发布时间:2021-03-30 23:49:28
触动传媒走向倒闭这一年:创始人曾卖房自救 打算入股触动传媒,但当时公司董事会还未准确认识到市场竞争的严峻,报出的价格超出了腾讯的接受范围,此事作罢。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创始人冯晖中可能一早就已经意识到了触动传媒的困境,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已于2015年底卖掉了位于上海静安区的房子。

  在她看来,触动传媒管理层的不力,也导致了公司经营问题难以改善。

  前述知情人士举例:触动传媒高管大部分是外籍人士,薪酬很高,但其工作理念并不太适应中国市场,对于加班等不太积极;公司管理松散,迟到早退现象普遍;此外,部门之间对工作推诿的现象也较突出,销售团队时常需要市场部、创意部门的协助,但部门之间协作并不顺畅。

  也正是在2015年3月,触动传媒销售总经理丁某因上年度业绩未达预期被动离职。接替他的,是触动传媒从瑞丽高薪挖来的一名高管, 但短短3个多月后,这名高管就挂印而去。此后,触动传媒销售团队出现了长达6个月的负责人断档。直到2015年11月,新加坡人Melvyn加入触动传媒出任CSO(首席问题官),主管触动传媒销售团队。

  前述知情人士评价,Melvyn颇有经商头脑,且准备对触动传媒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他后来不止一次向下属透露,公司问题太多,若他都救不过来,触动传媒也就无望了。

  倒闭前的3个月:德沃基金曾介入

  但就在短短6个月后的2016年5月,Melvyn因为身体原因离职回到新加坡。触动传媒形势急转直下。

  6月中旬,触动传媒员工获悉,德沃基金有意从触动传媒高层手中接手公司。有部分触动传媒员工于7月初收到短信,公司新办公地点为徐汇区田林路新业大楼1号楼。澎湃新闻发现,德沃基金官网显示的办公地址,也在该幢建筑。

  随后,收到短信的员工搬离了触动传媒位于静安区的总部办公室,而剩下的员工认为自己被公司清退,开始维权向公司讨要说法。但搬到新办公地点的员工发现,公司系统并不能正常登录,于是不久又搬回了静安区的办公地点。此时,他们发现,销售部几乎都保留了下来,创意部的人则几乎都被裁掉。

  此时,山穷水尽的触动传媒,已经无法发放员工6月的工资。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德沃基金垫付了部分员工工资,但并不是足额发放。经过对触动传媒的调查,德沃基金发现,触动传媒财务问题非常严重,不仅对出租车公司有大量欠款,视屏维护、仓库等方面的支出也高得离谱。最终,德沃基金退出了触动传媒。

  一位接近德沃基金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一说法。

  官网资料称,德沃基金的投资方向是互联网、数据智能和基因技术,创始合伙人、CEO吴正宇,曾在IBM、延长石油担任高级管理职务,还当过湖北省咸宁市市长助理,他曾联合创立了普能科技、融360。

触动传媒走向倒闭这一年:创始人曾卖房自救

  7月29日,触动传媒子公司的员工接到正式通知:2016年7月30日起公司停止经营。

  未能转卖,只有倒闭。7月29日,触动传媒的子公司——上海触频广告有限公司的员工接到正式通知,该通知称:“上海触频广告有限公司因市场原因,公司经营业绩不佳,销售额及利润连续多年出现大幅下滑,目前公司已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故公司做出如下决定:2016年7月30日起公司停止经营,公司成立工作小组负责后续事务的处理;所有员工的劳务关系及社保关系也于2016年7月30日终止;员工工资结算至2016年7月30日。

  大众出租讨欠款,启明创投认亏离场

  此间,部分触动传媒的合作伙伴开始上门讨债。

  负责大众出租与触动传媒业务合作的上海大众广告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触动传媒对大众出租确有欠款。今年5、6月时,双方就曾委托律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违约欠款问题。

  大众出租方面尚未获悉触动传媒是否在走破产清算程序。

  该负责人介绍,大众出租与触动传媒的合作始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当时有几千辆出租车安装了触动传媒的广告视频播放设备,现在最后一批大概在4000辆左右。

  7月开始,大众出租因触动传媒有欠款未结清,暂停了触动传媒的业务。据悉,该业务的确给大众出租带来过稳定的收益。

  对于触动传媒运营出租车上互动传媒业务遭遇政策障碍的传闻,前述负责人表示,并没有所谓的交通监管部门要求出租车公司提前终止和触动传媒的合作。&ldquo,赚钱;刚开始安装广告屏幕时,相关交通监管部门是有一些条件要求。但我们运营这么多年,肯定不会是在没有政府允许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合约一旦订立,政府部门也不可能在合约存续期间终止双方的合作。”该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

  公开资料显示,在上海市场,触动传媒与上海五家出租车公司有长达10年的合作协议。以2007年触动传媒正式推出产品来计算,正好就是在2017年,触动传媒与出租车公司的合约就将到期。

  除了合作伙伴,触动传媒的投资人也势必受到影响。

  从2007年第一块屏幕投放入出租车内至今,触动传媒已经过了五轮融资。其中,多轮融资额都已经上亿。启明创投是触动传媒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参与了前四轮融资。

  对于触动传媒破产清算的传闻,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邝子平10月21日对澎湃新闻表示,并不了解具体情况,启明创投大约在一年之前就已经退出了该项目。邝子平证实,启明创投投资触动传媒后,后者发展并不太顺利。

  邝子平坦言,启明创投在投资触动传媒上亏了钱,“最后,触动传媒方面以一个较低的价格进行了回购,启明创投没再跟进触动传媒的进展。”

触动传媒走向倒闭这一年:创始人曾卖房自救

  触动传媒曾经办公的三楼灯火通明,但已物是人非。

  “没拿到精准传播的入场券”

  关于触动传媒的盈利模式,一名前资深广告买手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直言,在传统户外广告市场不景气,互联网广告爆发的大背景下,以触动传媒的模式能存活已属不易。

  理由是,触动传媒没有拿到“精准传播”的“入场券”。

  前述前资深广告买手介绍,媒介的生产力就是流量。自从有了互联网,广告流量的品质要求已经进入精准时代,产生精准流量的成本高低会大大影响产出。触动传媒的日常维护和装机,完全是依附性的,是租用的,精准的流量数据难以统计。

  触动传媒的互动传媒荧屏的受众也在锐减。在网约车兴起后,出租车乘坐人员减少,流量自然也就下降。此外,收看距离太近,容易关机等体验障碍频发,也影响了广告的实际观看效果。

  此外,前述前资深广告买手还提到,触动传媒的本地化性质,决定了它很难在优化整体品牌形象中有所贡献,只适合地方性事件、半消息型广告的传播,比如演唱会。因此,其在客户的全平台投放里能分到的资源很少。据前述前资深广告买手介绍,大品牌的营销采购预算可能一般会是:线上,包括社交、门户、APP植入、大客户置换;线下,包括电视、分众、户外牌、活动周边、影视植入;此外,还有期刊、其他平媒、电波、专业渠道、直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