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谈刘霆“变性”:我恨只图美貌来撩她的人

发布时间:2015-05-11 22:03:48
母亲谈刘霆“变性”:我恨只图美貌来撩她的人

  2015年4月8日,广州,曾经的“道德模范”刘霆,正式以女人“刘婷”的身份出现。

  1986年出生的男孩刘霆13岁起照顾身患尿毒症的母亲。“背母上大学”让他成为“全国道德模范”,而在这样的光环下,患有“易性症”的他更感焦虑孤独。他决定变成真正的女人。

  62岁的陆永敏换肾捡回半条命,应享天伦之乐的年纪,儿子变成女儿。她们的人生,同在“校正”。

  儿子变女儿

  “这不是孩子的罪,是我的罪”

  新京报:你觉得刘婷现在状态怎样?

  陆永敏:她身体虽然恢复得不错,但手术中流了很多血啊!需要继续调养。

  新京报:自己呢?

  陆永敏:我现在每天要吃换肾手术后的排异药,心脏也不太好。

  新京报:伴随着刘霆成长,纠结,选择,你怎么想?

  陆永敏:我原来不理解,管教他要有阳刚之气,他自己也尝试了,但改不了,说话还是“很嗲的”。

  肉体和精神这样不统一,他都快活不下去了。我的病又拖累了他,社会不认可这类人,如果做母亲的再不支持他,那就太孤独了。

  新京报:怎么接受让他去改变的?

  陆永敏:2013年,我带他到上海看心理医生,听了医生的话我就懂了,不是他选择做女人,而是他生来就是女人。我没什么文化,但希望孩子的灵魂和肉体统一。

  回家后我又上网查资料,发现女人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对这影响很重要,但我那时做裁缝正忙,为赚钱,没让胎儿发育好。所以这不是孩子的罪,是我的罪。

  新京报:怎么看待现在的女儿?

  陆永敏:她生命完整了,我也高兴。

  以前我有儿子,现在老天爷又给我一个女儿,这是恩赐,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给了我这么漂亮的女儿。

  新京报:对女儿有什么愿望?

  陆永敏:我和其他母亲一样,希望她早点结婚,找到一个真正接受她、珍惜她、爱她的人,我恨只图她的美貌来撩她的人。刘婷的人生已经很坎坷了,在婚姻上不能再受打击了。

  我也想做姥姥,科学上还没办法让她生育,我想领养一个也很好,好好把孩子养大。

  刘霆到刘婷

  “以前整个人都搞错了”

  新京报:现在整个人感觉如何?

  刘婷:身体上感觉还可以,就是不能干重活儿。

  新京报:精神上呢?

  刘婷:很开心很高兴啊!这种感觉就像刚刚出生一样。

  新京报:什么让你下定决心?

  刘婷:以前我特压抑,感觉整个人都搞错了,生活走一步看一步,特别累。

  后来我的事情(指“背母上学”)被大家知道,给我评奖,我站到台前,觉得怎样表现自己都不对,尽管我尽量保持低调。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自己的改变?

  刘婷:我觉得我是幸,也是不幸的。我小学毕业就知道有这种手术,但这么多年,我经历了家庭的不幸,我不能只顾自己。

  站到台前,我必须做一个改变,不能总是“装”得像男人。对了,我其实没有改变,我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子。

  新京报:现在怎么规划?

  刘婷:我大学专业是艺术设计,又喜欢写东西,其实还想做明星(笑)。我现在对未来想法很单纯,重新开始努力,看能否实现最初的梦想吧。不会强求,很单纯。

  新京报:希望未来的伴侣是个怎样的人?

  刘婷:我现在没有过多奢望,最重要是先完善好自己,做好自己。我喜欢有正义感、责任感,能力强一点的男人,当然外在上的吸引也重要,这是本性。

  新京报:你最想对妈妈说什么?

  刘婷:我想说,请妈妈放心,我们都要多爱护自己,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我永远爱您!

  新京报:想对“非议”说什么?

  刘婷:个人喜好不同,我理解,我只有把自己做得更好,更好,更好……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