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千里马运动”的教训

发布时间:2015-04-17 13:08:37
朝鲜“千里马运动”的教训

??

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几乎都有过经济抓瞎的盲目加速期。中国的大跃进、朝鲜的千里马运动,都是以发展工业为主,强调举国之力推动经济的快速增长。比如,中国1958-1960年间的“大跃进”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泛滥,中国农村普遍实行了人民公社化,政治上开展了“反右倾”运动,导致了全国各地近3000万国民非正常死亡的空前灾难,从而极大打击了中国经济和政治发展。

事实上,无论是“大跃进”还是“千里马运动”,都是苏联模式的另一种复制。苏联模式在经济领域具体表现为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方针,实行工农业“剪刀差”,以及以制度优越性为理论基础的赶超型发展战略等。而速度则是“大跃进”的“灵魂”,也是苏联模式追求的结果,两者都以制度优越性为理论基础。

“大跃进”造成“大饥荒”,经济畸形失衡地发展,最终以累累国民生命作为代价,惨淡收场。这段史实不做赘述,但是朝鲜的千里马运动又是怎样一回事?更令人惊讶的是,朝鲜在“千里马运动”期间经济的发达程度曾经一度领先亚洲其他国家。

1956年12月,朝鲜劳动党主席金日成号召全体劳动人民高度发挥自力更生的精神,掀起社会主义建设新高潮。他亲临当时的南浦市降仙炼钢厂及全国各地的工厂和农村,向工人和农民说明了国家所面临的困难情况和党的意图,发出了“以跨上千里马的气势奔驰”的号召,动员他们投入这场轰轰烈烈的斗争。千里马运动是朝鲜社会主义建设的总路线。而千里马作业班运动则就是朝鲜社会主义劳动竞赛运动。结果朝鲜于1959年提前两年完成了五年计划所规定的任务。

1957年,朝鲜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规划,即:“奠定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基础,基本解决人民的衣、食、住问题。”第一个五年规划,工业总产值提前两年完成,但粮食产量没有达到预定的指标,另外基本建设战线过长,影响了人民的生活。针对这些问题,朝鲜把1960年作为了缓冲期。这期间,又出现了“青山里精神”和“青山里方法”,改变农村干部的工作作风,提高干部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水平,放在了日程上。结果,缓冲期基本解决了国民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

朝鲜的经济发展第二个时期,即1961——1986年的朝鲜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时期。朝鲜首先制定了第一个七年计划。基本任务是:“靠已确立的社会主义制度,全面开展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建立社会主义物质技术基础,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在此期间,国际形势非常相当复杂,于是朝鲜进行了调整,加强了国防力量,实行“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并举”的方针,为此,把7年计划延期3年,一直推到了1970年。到1970年,朝鲜全面完成了7年计划的任务。金日成宣布:“朝鲜已光荣地实现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历史任务,已从远远落后于现代技术文明的殖民地农业国转变为拥有现代化工业和发达农业的社会主义工业国。”

1970年末,朝鲜劳动党提出了新的6年计划。然而,因为6年计划的指标过高,出现了不平衡现象,甚至一部分经济部门出现了紧张状态,一部分加工工业部门未能保证生产,基本建设也受到不少阻碍。因此,朝鲜把1977年定为“缓冲年”,收效良好。就在1978年,中国人均GDP仅仅是可怜巴巴的245元(而且还是人民币),朝鲜却已达到约600美元,远远高出中国。在此期间,朝鲜劳动党和政府多次提高职工工资,降低商品价格,并多次减免税收,最终免除了除关税以外的所有税收。朝鲜还实行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免费医疗,为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了保障,1975年开始,全国普遍实行了十一年制义务教育。

但是朝鲜追求高速经济的情况愈演愈烈时,却乐极生悲。第二个“七年计划”开始实行后,朝鲜建设了许多规模庞大的重、轻工业基地,完善了工业的内部结构,建了许多现代化的工厂企业,还在城市和乡村建设了许多纪念碑式的建筑物和住宅。1987年4月,朝鲜通过了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三个7年计划。“三七计划”的基本任务是:“继续加速国民经济的主体化、现代化和科学化,为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打下牢固的物质基础。大力发展科学技术,促进国民经济的技术改造,决定性地提高生产力,圆满解决人民的衣、食、住问题,使人民能够吃米饭、喝肉汤、穿绸缎、住楼房。工农业总产值分别增长90%和40%,社会总产值和国民收入分别增长80%和70%,国民经济水平进入世界先进国家行列。”但“三七计划”到1993年结束时,几乎成了玩笑,人们不但没有穿上绸缎,连粗糙的混纺布也不能满足需要,日用消费品严重匮乏。粮食连年歉收,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更别说吃米饭、喝肉汤了,粮店的粮食经常断销,民众半饥半饱。

根据《朝鲜与韩国的人均GDP对比表》对比数据,时间横跨44年(单位:美元)均按实际可比价格计算。 1960年:朝鲜253---韩国82 韩国不足朝鲜的1/3;1970年:朝鲜400---韩国410 韩国追过朝鲜;1980年:朝鲜700---韩国1592 韩国是朝鲜的2倍多;1990年:朝鲜980---韩国6482 韩国是朝鲜的6.5倍;2007年:朝鲜957----韩国19624 韩国是朝鲜的20倍。

历史总是如此吊诡。中国在1978年毅然实行改革开放,亚洲的其他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等打开国门融入世界,经济得到快速发展。然而,朝鲜依旧是朝鲜,成为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1990年后,朝鲜经济连续九年衰退,历年负增长率分别为:-3.7%、-5.2%、-7.6%、-4.3%、-1.7%、-4.5%、-3.0%、-6.8%、-1.1%,这期间,朝鲜人开始了苦难大行军,可谓水深火热,百业凋敝。因为对国家安全的高度警惕,朝鲜长期单方面发展军事重工业,实行“先军政治”,经济日加薄弱,最致命的是,朝鲜国家领导人的固步自封和夜郎自大,最终将弱小的朝鲜推向了世界的边缘,成为国际社会的“异数”和“弃儿”。

政治体制的落后与经济发展的后退是息息相关的,制度的初始选择非常重要,一旦做了某种选择,就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且轻易走不出去。从朝鲜的经济发展教训可以得知最基本的三条教训:第一,离开政治体制改革的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得到长期有效的发展;第二,经济的发展如果畸形地转向依赖基建建设并为之大兴土木,必将导致经济崩溃;第三,开放是经济持久兴旺的唯一有效道路,闭关锁国、强调自我特色、抛弃普世价值,不仅会抹杀经济发展的成果,还会最终葬送政权。

中国的改革开放并最终加入WTO,已经将自己送上了国际贸易和经济的列车上,头等舱已经被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占领,中国只能在经济舱谋得一隅之地,但毕竟当年的中国选择登上列车,不至于和拒绝上车的朝鲜一样,时至今日连肉汤都成为奢侈品。

(文章原发于201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