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道锦:中超应该做大胆的变革

发布时间:2015-11-25 10:57:29
郑道锦:中超应该做大胆的变革

  穿过中超“黄金时代”的假面,笔者看到的却是一个技战术水平久久停滞、运营成本节节攀升的“滞涨时代”。

  温水煮青蛙,如果中超各方在一个表面浮华的时代自我感觉良好而因循守旧、看不到这种陈腐模式的黯淡前景的话,那中超必将陷入一个不断低水平重复的怪圈下难以自拔,甚至在这种滞涨下引发一场危机。

  越是盛世、越需危言,只有看到忧患和停滞的风险,才能意识到自我革新的必要和开启探求新路的热望。你愿意在十年后仍然看到一个水平仍是现在这般模样的中超吗?你愿意看到十年后的中超依然不乏资本大鳄问津,但国家队一上战场便丢盔弃吗?你愿意看到十年后的中超教练依然是N年前的旧式执教思维、球员依然踢着不知现代足球为何物的陈腐足球吗?你愿意看到恒大纵能再拿几个亚冠冠军、却始终与欧洲五大联赛俱乐部的水平不能接近吗?

  表面的浮华难掩内核的缺失,没有强大的竞技水平这个核心驱动力,中超联赛只能上演一部不断低水平重复的历史。

  一个没有高水平技战术驱动的联赛,就像一艘外表精美、却无先进发动机和精良武器的巨船,纵有再多资金的注入、再多管理制度的改进、再多泛滥的热情、却怎么也无法成为汪洋上的一艘铁血战舰,无法去搏击狂风巨浪、更无法去迎击强敌。

  中超有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中超联赛是否一直深陷在低水平重复的怪圈中?什么是中超的主要矛盾,什么是中超的次要矛盾?如何让中超逐渐向世界高水平联赛迈进实现质变?中超是否需要掀起一场技战术革命?在2015年中超大幕落下之际,中国球迷们在随着各自支持的俱乐悲喜之余,或许更应仔细想一想一些这些本源性的问题。

  随着高层的重视和各种利好政策的出台,以及大量企业资本的注入,中超联赛正越来越以财大气粗的形象示人:动辄上亿的大牌外援、几千万的国脚身价、数百万的主力年薪,这些的确有拉拢人气、促进球市繁荣和提升球队在亚冠赛场战绩的正面价值。然而整体上中超的竞技水平、尤其是本土球员的竞技水平与以往相比真有实质性提高吗?大牌外援真给各队的整体技战术带来了质变吗?

  看看各俱乐部球员在国字号球队的表现,我们很难得出肯定的答案。国家队和联赛的负向恶性二元结构仍然如故,本土球员一旦失去了外援的主心骨,自己便褪去繁华“一夜回到解放前”,国足还是一遇紧逼就怕、一到正式比赛就露怯。虽然恒大依然能在亚洲赛场威风八面,但除非进一步打开外援名额限制,否则其水平已无法继续提升,毕竟该队已云集了国内最好的本土球员和最好的外援,而本土球员的战力和以前相比并无实质变化,。

  整体而言,中超已进入了一个“虚胖时代”和“滞涨时代”,新注入的资金大量消耗在天价外援和本土外援的引入和薪水上,而没有用于技战术革新和研发上,也没有主要用于青训质量的提升上。如此,中超依然没有自主的核心技战术,也没有做到青训的质变,按照现有的模式发展下去,中超只能成为一个“肥大”的联赛,而永远不可能提升为一个“强大”的联赛。且这种疯狂的资金投入一旦遇到经济低迷,便很难持续下去。

  中超的实际问题是:一方面在现有模式下各队的技战术水平已经遇到了瓶颈,在国家队糟糕的战绩下,球迷们仅凭借属地情结很难进一步激发出对中超的热情;而另一方面是球员身价、薪酬的大幅上涨让俱乐部的运营成本急剧提升,如果不能实现技战术的突破并合理控制过高的运营成本,则这种“滞涨时代”的风险将会逐步累积、直至危机降临。

  简言之,中超的主要矛盾一是进入瓶颈期的低技战术水平与广大球迷的期待之间的矛盾;二是急剧增长的俱乐部运营成本与减速的经济和不确定的经济周期率之间的矛盾。而要想解决这两大主要矛盾,必须大破大立:

  第一、变革游戏规则,鼓励各队在技战术上大胆创新,尤其鼓励在青年梯队中勇于试验各种新的战术找寻质变之道。在现行的外援制度、升降级制度、亚冠名额刺激下,几乎所有中超球队都倾向于保守、功利的战术,完全没有技战术革新的动力和渴望,即便是有好的教练、迫于巨大的战绩压力也根本不敢尝试技战术的大幅变革。在连输四、五场球就要下课的环境下,哪个教练敢进行大幅度的技战术革命?

  因此,中超一是可尝试在最终各队成绩中设置适当的“创新分”比例(比如硬成绩占最后分数的60%-70%,战术创新能力占30%-40%,战术创新分可分为进攻创新和防守创新两部分、各占一半分值,其中具体再按照球员的技术细节列入创新分值、如突破、传球、无球跑动等重压项目分别列上创新分值进行总体评估);由特聘的高水平外籍专家组综合评定;二是若觉得第一项动作过于激进,或可退一步,尝试将各推荐阅读:俱乐部 http://www.6666e.com/青年梯队(或以青年球员为绝对主体的预备队)成绩纳入一线队最终成绩,并占30%-40%的比例,并在青年梯队(或以青年球员为绝对主体的预备队)成绩排名中参照上述方案设置适当的“创新分”比例。

  第二、在成年队和青年梯队重用一批勇于创新的教练和队员、尤其是更富于革新意识的年轻教练和年轻队员。在思想上要求所有球队教练和队员都必须以掀起一场技战术革命为己任,不再只是为了功利的分数而去比赛,其真正的使命是通过大胆而耐心的实践,改变错误的训练方法,要为中国足球探索出一条通向质变的技战术变革之路。为此可设立中国足球技战术研发中心,汇总各队在青训各个环节中的经验和教训,通过各队实战得失,制定出真正具有革命性价值的、科学的青少年足球训练教材,用以指导全国的青训和校园足球青训。

  第三、对外援政策做出调整,削减可同时上场外援的数量(如减至2人),改变各队倚重外援、关键位置全用外援的现象,迫使各队立足于自主创新,重点栽培本土球员、提升其技战术水平。

  第四、强制规定各队每年必须拿出一笔可观的青训经费作为准入标准(只是底线,可追加投入),并用严格的监督措施确保其实施,同时对俱乐部的过高的一线队薪酬和转会费进行合理限制,避免豪强俱乐部过度的资本炒作和垄断,让绝大多数俱乐部维持可负担的起的、较为公平的联赛运营成本,加强联赛运转的稳定性和打击恶性竞争。

  第五、严查青年队的年龄作假现象,严厉打击青年梯队和一线队比赛中的各种默契球、操控比赛现象,确保联赛的干净,维护通过鼓励青年队创新的举措给联赛带来技战术质变的初衷。

  纵观世界,繁荣而长盛不衰的足球联赛必先有强大的技战术能力为核心驱动力,不论是欧洲五大联赛,还是阿根廷、巴西的联赛都是如此。反之,对于足球水平落后国家和地区的职业联赛来说,一开始他们并不具备技战术先进的先决条件,所以绝不能完全照葫芦画瓢、一味复制这些足球发达国家的联赛的游戏规则,不然就会像韩国、日本、乃至比利时、埃及、美国、巴拉圭等国和地区的足球联赛一样,当联赛的整体技战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便由于游戏规则本身并不鼓励创新和变革而陷入难以逾越的瓶颈,加上全球化的资本会从相对落后的联赛掠取大多数精英球员,因此这些国家的联赛终难向更高水平迈进。

  中超是时候该做出大胆的变革了,否则将永难摆脱这种“滞涨时代”低水平的循环。以上变革举措只是笔者初步的“抛砖”,具体细节和操作方法还待“引玉”来进一步探讨和完善,一切只为革出一个拥有世界先进的技战术的、强大的中超联赛。

  (本博文仅代表笔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人所在单位观点)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推荐阅读:娱乐场投注 http://www.6666e.com/thread-1103-1-2.html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